文艺园地-陕西陕煤陕北矿业有限公司


文艺作品

女人如花

发布时间: 2020-01-01   点击量:80次, 作者:龚峰梅 分享到:
    每个女人都是一朵花,优雅、芬芳、坚强的女人花永远是盛开在天地间最美的风景!
    隔壁婶婶每年春天都要用猪胰子反复浆洗一件米黄色的蚕丝衣衫。看着大家好奇,婶婶总是慈祥地笑着说:“这可是我亲手养的蚕抽出的丝,亲手织的布,亲手做的衣服。趁现在还动得了,我每年都会寻来猪胰子仔细地浆洗一遍,等我以后走的时候穿在身上才会更绵软、贴身。”
   那时候还小,不明白婶婶说的话,只是觉着用那么腥气的猪胰子每年浆洗一次看似普通的衣服实在太麻烦了。在我的记忆中,隔壁婶婶总是穿着干净整洁的衣服,像一阵风一样的麻利地干活,温声细语地和人说话。
    可就是这样一位和蔼可亲的中年丧夫的婶婶却在六十来岁的时候经历了小儿子死于非命、小儿媳坐牢、大儿子因病离世的悲剧。后来,已经娶妻生子的二十多岁的孙子不知道什么原因又发了疯,整天疯疯癫癫的,不是乱跑就是打骂人,孙媳妇因为无法忍受也一度离家不归。
    大家都劝说婶婶想开点,一大把年纪了管好自己就行了。婶婶却坚定地说她一定要帮可怜的儿媳治好孙子的病,把孙媳妇给找回来。婶婶说到做到,天不亮就和儿媳一起下地干活,和儿媳一起抚养年幼的重孙女,弯着腰身给人家做小工,邻居有事总是热心的帮忙,用积攒下的微薄的收入和向亲戚村邻们借来的钱送孙子进了精神病院。
    因为婶婶的坚持,几年后恢复健康的孙子又重新融入了社会,用勤劳的双手把日子过得风生水起,在外多年的孙媳妇也重新回归了这个家庭,一家人和和美美地过起了日子。听母亲说,婶婶已经荒废多年的浆洗衣服的仪式也重新出现在了大家眼前。年前的时候,已经八十多岁的婶婶终于卸下了一身重担,穿上她自己亲手抽丝、织布、裁剪的衣服驾鹤西去了。
    我的外婆一辈子活得精神,就是在最艰苦的岁月里也把自己拾掇的干净爽利,头发梳得总是一丝不苟,身上穿的衣服也总是整洁挺括的。
    外爷年轻时是个给人修房子的大木匠,一年四季在外忙活,家里家外就外婆一人打理。外婆说,她那时候头天生了娃,第二天就把娃揣进大襟袄里洗衣做饭。家里孩子多,好强的外婆要拼命下地干活才能换取一家老小的粮食,可是遇到上门讨饭的,外婆宁愿自己饿着也要给讨饭的吃食,有时遇到可怜的人也会把自己家人的衣物送给人家穿。
    1979年,爷爷生了重病,面对两千元高昂的医疗费爸爸妈妈犯了难,是外婆毫不犹豫地借遍了所有亲戚帮爸妈度过了难关。去年腊月十七外婆去世,在外婆的葬礼上,小时候走丢被外婆细心抚养了几个月,现在已经六十多岁的干舅舅一说起外婆当年对他的好,眼泪就止不住地往下流。
    一生艰辛的婶婶在无情岁月的淬炼中依然懂得爱生活、爱自己、爱家人、爱身边的人,硬是把苦难的日子过的像花儿一样芬芳、一样灿烂。
    而我的外婆,用自己的言传身教告诉我,要懂得感恩生活、回馈社会,不管在生活中遇到多大的困难和波折,都要挺直腰杆,不认命不抱怨,从从容容地应对生活的酸甜苦辣,无怨无悔、认认真真地的活好每一天,只有这样,才能在美丽了别人眼眸的同时,绽放成一朵最美丽的女人花。(作者:龚峰梅  编辑:王玉)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影像柠条塔